欢迎来到淮安市文化馆 !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交流 > 《文化民生》2014.3期

《文化民生》2014.3期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09-21 16:43:13      浏览次数:

 

 

 

首届淮安百姓文化艺术节活动之一

淮安市第二届民族器乐大赛闪亮登场

淮安市第二届民族器乐大赛是“盛世牡丹· 欢歌淮安”首届淮安百姓文化艺术节系列活动之一,首届淮安百姓文化艺术节通过各类文化活动积极倡导新淮安精神,激励全市人民以更加饱满的精神和意气风发的斗志投入到全面小康社会建设和苏北重要中心城市建设目标中去。

此次大赛由中共淮安市委宣传部、淮安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淮安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市文化馆、淮安市民族管弦乐协会共同承办。参赛乐器品种众多,节目丰富,参赛选手达100 多人。11 月24 日至25 日在市馆百姓欢乐剧场举办。大赛最终评出金奖 10 名,银奖 12 名铜奖 17 名。

撰文: 杭 飞 摄影: 徐震海

 

 

 

 

 

 

 

情深大地方寸美——张超摄影作品择粹

张超(网名老山羊),男,清浦区文化馆书记,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艺术摄影学会理事、淮安市老年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淮安市老年大学摄影研讨班教师、淮安市清浦区文联副主席、淮安市清浦区摄影家协会主席。从事艺术摄影创作三十多年,组织举办过摄影展和个人摄影作品展,出版了《艺术光影- 摄影作品集》,多年来已有一百幅摄影作品在国际性、全国和省市举办的摄影大赛中获奖。2009 年、2012 年两年被评为淮安市十佳摄影工作者。

责任编辑:徐文

 

 

 

 

 

 

 

 

 

心灵的港湾——写创作之路

乔悦淮

 

也许每一个人都有过梦想,也许每一个人都曾满腔热血,当岁月默然而去,现实生活打磨了命运,你还会坚持最初的那个追寻吗?你还会保证曾经的梦想不破裂吗?学生年代,班级里有一位同学,因家庭变故与贫穷辍学,当时我不能理解,同一个年代、同一桌学习,怎么就会有不同的命运呢?由于年轻、无知,找不到答案。尼采说过:“摆脱人生的根本烦恼和痛苦有两条路。一是艺术之路,把奇异的世界变成一个美学现象;另一是认识之路,认清人的原来。”读书学习在我们人生中非常重要。社会的发展,离不开文化艺术、科学智慧,它是人类的灵魂。在学校毕业后的第一天对自己说:“走上社会不放弃学习,在有限的生命里,做有灵魂、有价值的人”。怀揣一颗善良的心,走向梦想,走上文学书画创作之路。当诗流露出人的情感轨迹,谁走进来用哲学思想兑换?当小说描述了人性所在,谁联想到鲜活的人就在身边?当书法体验中国传统文化之美,谁在深呼吸,感受墨香之缘?生活的变迁,道路的坎坷,改变不了文化艺术的存在。艺术创作成了我心灵的港湾,在整个过程,感受内心世界的那份清纯和宁静,感受雨过天晴里的生命所在。

 


小时候,受父亲影响,对诗书画特别爱好,正因为这个爱好,走上了文学书画艺术之路。生命的弹力和创造张力,来自心灵深处的激情,不论是在格子里的倾诉,还是在宣纸上舞动灵韵,都会流露出胆识与学养,不断扩展视野和心胸,完成一个又一个的蜕变及突破。为此,在有限的条件下进修学习。1996 年自费读完两年函大书法班;2007 年自费去北京书画班学习;2008 年自费在省委党校读完本科。打下良好的基础,提高文化水准,加强自身修养,是我创作的追求。

 

创作的过程,是艰辛的过程。一件作品,离不开技法,更离不开精神。其实我并不富有,买一本好书、买一刀宣纸、买一支毛笔都得省吃俭用。对于我来讲,选择了这条路,少了多少娱乐,少了多少常人的生活。记得那年香港回归,单位让我创作一首歌词,这是有时代意义的创作,为了写出感人的作品,放弃假日,不分昼夜,阅读、构思,再阅读、再构思,连做梦都在写歌词,半夜醒来突然想到字句,赶紧记下。经过反复推敲,终于一首“回家”歌词应运而生,第二天兴奋地送到单位,由同事配曲送到市里。这首歌不仅获了奖,还选为每周一歌。“众里寻她千百度”一篇好的作品,付出心血的同时,还要有一种精神,而这个精神正驻扎在我心灵的港湾。

 

现实与诗总有一定的距离,而诗偏偏留在我现实中。俗话说:“经历是财富,孤独是诗人的专利”。是生活不让我逃离诗歌,没人说话,用诗对话;生活欺骗了,用诗捡起真实;忧伤时写诗,快乐时写诗。诗成了生活中的组合。追寻人与自然和谐,梦想与现实和谐,诗座落在心灵的港湾。

 

通过大量阅读古典诗词和现代诗歌,听专家讲课,对诗有进一步的理解。学习、思考是创作的元素,认可、推翻,再认可、再推翻是创作作品的过程,哪怕创作出来的作品失败也不放弃,就这样,我在一个闹市中的小屋,关上门窗,隔断喧嚣,写了厚厚的一沓诗歌,在现实与诗歌里穿梭,在感性与理性上溶解,在大俗与大雅下写诗。不经意地被世人称为所谓诗人,这是我最不愿意的,诗人要有文化底蕴和哲学头脑,我没有,诗人要有敏感度和情愫,我没有,尽管如此,诗还是留在这里。“世纪又无声逝去/ 海 依然用蔚蓝的体态/ 拥有无数个波涛/ 一位素眛平生的人走来/ 坐在礁石上吹箫/ 柔情与咆哮/ 把昨日的忧伤冲掉/ 旭日升起喷薄/ 希望的白帆/ 在海浪里轻摇/ 为明天的美好/ 架起心灵里的天桥。”诗成了生活中不可数的音符,在诗歌里我得到了酣畅淋漓的宣泄,在生活中我品尝了诗的营养,诗情画意诠释了生命内在的美。作家萧红、薇拉. 凯瑟,诗人北岛、舒婷,书法家肖娴、周慧珺在心灵的港湾里,提供了创作诗的源泉和精神支点。

 

如果说文学诗歌是我心灵的呼唤,那么书法便承载了我的生命。在一间不太大的陋室里,放着一张两米长、一米八宽的书案,除正常日用品,书与文房四宝,占了整个空间,大部分的工资投入其中。然而,书法写了多年,始终走不出,是走错了路?是不够勤奋?是没有开悟?随着时光流逝,创作氛围越来越小,经济越来越有限,信心无疑受到影响,这时只要靠近书案,提笔蘸墨,书写心情,所有的困难、所有的劳累、所有的失落都荡然无存。坚持才是心灵的慰籍,既然命运被推上这条路,就不能辜负生活赋予的一切。当然,创作离不开读帖、临帖,走进古人,又从古人中走出,就这样书法在心灵的港湾里借鉴音乐的灵魂,寄怀在创作之中。

 

在心灵的港湾,梦想赤着脚,踩出一地的血液,从不声不响的岁月擦肩而过。这里有诗歌的芬芳,有书画的美丽,有小说的声响。不论世界怎么喧嚣,只要停驻在文化艺术创作之中,你的天空就有一片晴朗,你的世界就有一片清纯!